-

“好!”

片刻後,一家頂尖的重型民用直升機呼嘯而起。

直升機裡,坐著陳澤楷,以及十個黑衣高手。

他表情極端難看,媽的,在金陵這一畝三分地,竟然還有人敢對少奶奶動手,真的是找死!

直升機速度極快,轉瞬間就到了蕭初然家的樓上。

葉辰衝到天台,直接爬上直升機,便立刻對陳澤楷說:“用最快的速度,給我趕到天豪建材集團!”

此時,在天豪建材集團。

周天豪眼看蕭初然已經無力掙紮,激動的嗬嗬直笑,立刻伸出雙手,想要將蕭初然的衣服脫掉!

這時,大門忽然被幾個人大力踹開!

一個醜陋不已,但氣勢洶洶的女人,帶著幾個保鏢模樣的男人衝了進來!

見周天豪正準備脫掉蕭初然的衣服,那女人憤怒至極,脫口罵道:“周天豪!你竟然敢揹著我偷吃!”

周天豪頓時嚇傻了!

這個黃臉婆怎麼找過來了?

周天豪哪知道,他身邊的人,幾乎都被自己的老婆收買,每天他去了哪,誰來找了他,他老婆都一清二楚。

得知蕭初然來找周天豪,他老婆立刻心生警惕。

蕭初然在金陵是出了名的大美女,他老婆因為自己長得太醜,所以最痛恨的就是美女,聽說蕭初然來了,立刻就殺了過來。

果然!

一來到就發現,自己這個老公,竟然要跟周天豪搞到一起了!

周天豪這個時候嚇破了膽,急忙說:“老婆!老婆你聽我解釋!都是她勾引了我啊!”

那黃臉婆看見蕭初然滿臉通紅、衣衫也有些不整,頓時憤怒不已,氣惱的罵道:“媽的!你們這對狗男女!今天你們誰也逃不掉!”

說罷,立刻對身邊的保鏢們說:“把他們這對狗男女都給我抓起來!”

幾個保鏢立刻衝上來,把周天豪牢牢抓住,又將蕭初然雙手背到身後抓住。

黃臉婆先是衝到周天豪麵前,甩手就是幾個打耳光,怒罵道:“你這個王八蛋!我們馮家待你不薄,冇有我們家,你還不知道在哪個公共廁所裡掏大糞吃呢!你竟然還敢背叛我!”

黃臉婆一邊說,一邊賣力的抽打,氣的渾身發抖。

周天豪被抽的嗷嗷直叫,嘴裡哭著說:“老婆,不怪我啊,真的不能怪我啊!都怪那個姓蕭的狐狸精,是她勾引我的!”

黃臉婆冷聲質問:“你跟我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周天豪急忙解釋道:”這個蕭初然,家裡現金流出了點問題,就想來找我賒賬一千萬的建材,咱家廠子從來不賒賬,你也是知道的,我也從來不給任何人賒賬的機會”

說到這裡,周天豪憤怒的指著蕭初然,罵道:“這個不要臉的狐狸精,見我拒絕了她,就說要陪我睡覺,希望我能夠賒賬給她建材”

黃臉婆冷聲質問:“那你就上去準備睡她了?”

“我冇有啊!”周天豪痛哭流涕的說:“我隻是一時糊塗,但我跟她真的冇發生什麼啊!”

黃臉婆氣惱不已,邁步來到蕭初然麵前,看著已經有些迷離的蕭初然,抬手就狠狠的扇了她一個耳光:“臭裱子!你敢勾引我老公,看我今天不打死你!我不但要打死你!還要毀了你這張騷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