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然形成的玉胚,含有一定的靈氣,葉辰心想,這東西用來給秦剛煉辟邪法器正好,當即舉牌。

“90萬!”

可他話音剛落,熟悉的聲音又響起。

“100萬!”

葉辰轉過頭,正對上秦傲東挑釁的眼神。

他不動聲色,繼續舉牌。

“110萬!”

“120!”

幾次下來,田黃玉胚的價格已經翻了一倍,在秦傲東的刻意競價下,飆到了200萬!

在場的不少人,也看出秦傲東又開始刻意針對葉辰了。

大家都等著再看一場好戲,所以緊盯著葉辰的手。

葉辰緩緩舉牌,開口道:“兩千萬!”。

臥槽!

現場瘋了!

兩百萬直接叫到兩千萬?又跟剛纔一樣,直接翻了十倍!

秦傲東臉色難看至極。

這個葉辰,要死啊?就算你有錢,那錢就不是錢了嗎?這麼敗壞?

自己是金陵出了名的敗家子,可即便是自己,也不捨得花十倍的價錢買一樣東西啊

他一下子陷入遲疑。

跟不跟?

跟,那就白扔了一千八百多萬。

不跟,葉辰怕是要損死自己,這些人怕是也要嘲笑死自己。

剛纔已經丟了一次麵子,如果這次再被葉辰比過去,那真是冇臉出來混了!

一想到這,秦傲東咬了咬牙,脫口道:“我出兩千零一十萬!”

現場一陣驚呼!

秦傲東加了十萬!

這是應戰了!

葉辰這時微微一笑,又舉手了:“我出三千萬!”

“我去!!!”

“這他媽要瘋啊!!!”

“這哥們也太剛了吧!!!”

兩百萬叫兩千萬,兩千零一十萬叫三千萬,葉辰的手筆,簡直把現場所有人都嚇到了。

秦傲東也崩潰了!

這個葉辰到底是乾嘛的?他真的這麼有錢嗎?三千萬啊!能買十五塊這樣的玉石啊!無論誰出這個價格,那都是天大的冤大頭啊!

葉辰這時候又問秦傲東:“秦公子,來啊,繼續啊!”

秦傲東慌了。

三千萬買塊玉,這要是讓家裡知道,自己就死定了!

姐姐秦傲雪怕是會把自己打成終身殘廢。

可是,這麼多人看著

怎麼辦?

秦傲東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拍賣師那邊叫價:“三千萬一次!”

“三千萬兩次!”

現場好熱鬨的觀眾都開始大喊:

“秦少爺出價啊!”

“秦少爺,你得硬起來啊!”

“秦少爺,彆讓我們看不起你啊!”

“秦少爺,你難道真的慫了嗎?你剛纔那麼裝逼,現在就怕了?”

葉辰麵帶微笑的說:“秦公子,再不出價,你就輸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