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王正剛開口說道:“大家稍安勿躁,於大師也是為咱們玄學界的發展考慮,以前大家一盤散沙,現在大家組織起來,成立聯盟,並選出一名首腦,今後同仇敵愾,辦事更加方便,也算是好事。至於你們說的不擅長的門類,既然要選首腦,那必然是需要山醫命相卜全都精通的人,纔有資格擔當。”

就在他說話的同時,有人厲聲反對,但也有一些人在心底打起了算盤。

畢竟贏家能奪得輸家的一樣東西,要是拿到第一,還能號令整個南廣的玄學界。

要知道,玄學可不光光是研究學術。

玄學背後,是一個龐大的產業鏈,而且還能讓一些大人物都攀附自己!

金錢和權力的誘惑,冇幾個人能拒絕,有人當場就心動了。

“當然。”於敬海起身說道:“我也不勉強各位,如果有誰害怕,現在就可以退出。但今後南廣界的玄學聯盟,他就再冇機會加入,直接被排除在外。”

大家一陣猶豫,雖然風險很大,但其中蘊含的機會也很多。

眾人都在心裡盤算,畢竟能成為盟主是極大的誘惑,誰都不覺得自己差。

葉辰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

於敬海的野心太大了,這是要為進軍內地鋪路。

不過,葉辰對這個玄學聯盟也冇什麼興趣,打算坐著看看戲。

很快,便有一個短鬚中年人站起了身

這中年人隨手摸出一塊巴掌大的玉簡,迎風一晃,玉簡熠熠生輝,開口道:“雲市張陽,請教於大師隨口卦的本事。”

張家是玄學世家,主攻卜易,是北唐年間邵雍的傳承。

張陽是梅花易數的四十六代嫡係傳人,在雲市名氣極大,自然也心高氣傲,第一個挑戰的就是於敬海!

“好!”

場中頓時爆發出一片喝彩。

張陽自負的抬起下巴:“這塊玉簡,是從北唐年間傳下,曾相助諸多易學大師卜易!要論南廣地區的第一,我認為張家應該排得上號。”

於敬海也走到場中,對張陽微微頷首,笑道:“這塊玉簡,確實算得上是件好東西,不過很快就不屬於你了”

他伸手從口袋裡取出一隻荷包,解開之後,取出一張寸長的符紙,不過這符紙卻也有著瑩瑩光澤,上麵刻有硃砂符文。

“羅漢金符!”

人群看到這張金符時,頓時發出一片驚歎。

宋婉婷開口跟葉辰解釋道:“羅漢金符是由十八高僧誦經七七四十九天,開光煉成,屬於剛猛的鎮邪符。”

葉辰微微一笑,說道:“稀鬆平常,算不上什麼好東西。”

聽見他的話,眾人紛紛側目,對他投去了厭惡的眼神。

於敬海也冷嗤一聲:“真本事冇有,吹牛的口氣倒是不小。”

誰都知道,羅漢金符乃是難得的寶物,光是要找齊十八位修行有成的高僧就不易,而且製作的時候,還得天時地利,開光失敗率高達百分之九十!

而於敬海手中這一張,通體金光,可以說是萬金難求!

“廢話少說,開卦吧。”

張陽冷哼一聲,緊接著手裡連續掐了幾個手印,嘴裡念著口訣,片刻後,開口道:“時辰起卦,一刻鐘後,有風雷自西而來。”

於敬海微微一笑,也不見動作,便開口道:“震上巽下,此風裹雷而來,確切的說,這並不是風,而是開山導致的震盪,而且是人為,此人要有牢獄之災。”

張陽眉頭一皺,搖頭道:“不可能!卦象中不顯示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