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飛十五分鐘後,葉辰距離目的地僅剩下最後的幾十公裡。

按照瓦西裡的測算,葉辰應該在5分鐘之後跳出機艙,然後通過他的遠程指導,在距離目的地五公裡處落地。

於是,他開口問葉辰:“葉少爺,您準備好了嗎

葉辰點了點頭:“準備好了。”

瓦西裡便對韓光耀說:“韓先生,請讓機長打開艙門。”

“好韓光耀立刻走到駕駛艙,讓機長將飛機尾部的艙門打開。

當艙門緩緩開啟的時候,劇烈的寒風瞬間灌入,一下子便將陳澤楷等人凍的瑟瑟發抖。

陳澤楷急忙大聲對葉辰說道:“少爺您千萬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六個小時之後,我們一定會在您指定的地點等您

葉辰微微一笑:“放心,我們6小時後見

瓦西裡這時候陪著葉辰來到開啟的艙門前,眾人都屏息看著葉辰,這是他第一次跳傘,不但跳傘的難度極大,而且落地後纔是真正困難的開始。

在場的人除了陳澤楷,冇有人能想明白,葉辰究竟有什麼樣的自信,能讓他敢於一個人深入上千名士兵把守的龍潭虎穴,這種地獄級難度的任務,怕是電影都不敢這麼拍。

所以,他們每一個人都被葉辰的安全捏了把汗。

韓光耀甚至覺得,這件事情,大概率會以葉家支付給反對派大量的現金、將葉辰從反對派手中贖回來的結局收場。

但是,葉辰卻滿臉的雲淡風輕。

五分鐘時間已到,瓦西裡對葉辰說道:“葉少爺,可以跳了

葉辰卻無動於衷,淡淡道:“再等等。

瓦西裡有些緊張的說:“葉少爺,不能再等了,我們的飛行速度還是很快的,再等下去你的落點就會發生較大偏移,如果落點距離反對派的基地比較近的話,那您會很危險的而且,離得越近,您開傘後的目標就越大

葉辰笑道:“時間緊急,所以還是近一點好。”

瓦西裡看了看時間,脫口道:“葉少爺,您現在跳的話,距離可能隻剩下三公裡了不能再等下去了”

韓光耀也滿臉緊張的說:“是啊少爺再等下去,您就跳到反對派基地的頭頂.上去了啊9

葉辰看著瓦西裡,問他:“如果我想在距離他們一公裡的位置落地,什麼時候跳最合適”

瓦西裡吞了吞口水,艱難地說道:“如果真要控製在一公裡左右的話,那您還得再等30秒.

“好”葉辰點頭道:“你幫我倒計時,30秒鐘之後,我準時跳出去

瓦西裡擦了把冷汗,結結巴巴的說:“那樣的實是.是實在是太危險了

葉辰笑道:“不要緊,我身上不是還有投降書嗎實在不行就把投降書給他們,就當是花錢來體驗一把極限運動了。”

一旁的韓光耀無奈的暗暗歎氣。

他第一次見葉辰,此時隻感覺,葉辰簡直就是個聞所未聞的紈絝子弟。

他見過超級富二代出來滿世界花錢玩女人找樂子,但是冇見過葉辰這種出來花錢玩命的超級富二代。

瓦西裡一直在盯著手中的秒錶,在時間還剩下最後10秒鐘的時候,他開始了倒計時。

“10、9、8、

此時的艙門已經完全打開,而艙門外是厚厚的雲層。

雖然敘利亞也屬於中東地區,但是這裡的緯度和金陵相差不多,而且現在又正好是冬季,所以正是敘利亞一年中降雨最多的季節。

厚厚的烏雲不僅遮擋了陽光,而且也讓空氣變得十分潮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