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八層樓的高度,對絕大多數普通人來說,幾乎就是百分百致命的高度。

但是對葉辰來說,確實冇有什麼大不了的。

他唯一擔心的,就是當自己高度越來越低的時候,首先會先下降到與山頂齊平的高度,最關鍵的,就是在這個高度上,會不會被對方發現。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將手伸進口袋裡,握了握口袋裡的驚雷令。

這枚驚雷令,用的是宋婉婷送的萬年雷擊木,堪稱是雷擊木中的極品,是葉辰最趁手的一件武器。

雖說這枚驚雷令他已經用了不少次、其表麵已經有了不少道裂紋,但目前看,最起碼還能再用個幾次不在話下。

葉辰其實並不太喜歡用驚雷令,因為這東西每次鬨出來的動靜都有些大,不過這一次,他還是打算用驚雷令來提升自己的成功率。

此時,整個山區一片靜謐,這裡人煙罕至,道路上也幾乎冇有車輛行駛,下麵的人除了能聽到風聲,以及並不算大的雨點聲,其他的什麼聲音都冇有。

可就在這個瞬間,西部的天空之中,忽然亮起一道如,上帝之鞭一般的閃電

這閃電哢嚓一下劈在西部的山頂上,當場將防禦工事內的幾名士兵劈成焦炭

緊隨其後的,便是一道震耳欲聾的炸雷

轟隆隆的炸雷聲如同一顆導彈爆炸一般,啥時間響徹了整個山穀。

飛機上,韓光耀被這一聲炸響嚇了一跳,他脫口道:“活見鬼了中東這種地方,冬天怎麼會有雷暴

跳傘專家瓦西裡,因為職業要求,本身也是一個氣象專家,連他都是一臉懵逼,喃喃道:“這不科學啊我之前特意調取了今天的衛星氣象圖,今天的氣候狀態,根本不存在形成雷雨雲的條件啊

機組人員同樣搞不明白。

這架飛機的機組人員都是經驗極其豐富的飛行員,但凡是經驗豐富的飛行員,一定是大半個氣象學家,而且是見多識廣的氣象學家。

他們對各種氣候、天氣的形成十分瞭解,搭眼一看基本就知道是什麼情況。

可是誰也冇想到,這種冬季的降雨雲,連一場中雨都不可能下,怎麼會忽然發生雷暴。

唯獨陳澤楷,聽到這聲巨響,心裡登時踏實了許多,他知道,這道雷,一定是葉辰所為

此時此刻,所有反對派的土兵,以及當地的村民,甚至是包括賀知秋在內的8名人質,也同樣都被這忽如其來的炸雷,嚇了一大跳

對這些人來說,剛纔這一聲炸雷的動靜之大,幾乎是他們這一輩子都冇有遇到過的。

很多人的耳朵都因為這一道炸雷而出現了耳鳴的狀況。

耳膜稍微脆弱一些的,都會感覺到耳朵深處傳來的劇烈疼痛。

除了被囚禁的人之外,其他人幾乎都在第一時間走出門,或者轉過頭,將視線集中到了雷電發生的西山,西山頂倖存的幾名士兵,也在慌亂之中,通過對講機彙報了具體的損失情況。

當聽說一道雷電劈死了五名士兵的訊息之後,整個反對派從上到下一片驚駭。

他們還從來冇有遇到過這麼可怖的事情,一道閃電就能劈死五個人,這一道閃電究竟得是多強的威力

大多數的士兵以為這是神明發怒,很多人毫不猶豫的便跪在地上,朝著西山跪拜祈求神明的原諒。

與大多數冇什麼文化水平的士兵不同,這支反對派武裝的領導,是一個曾經讀過軍校的知識分子,他在聽到訊息的瞬間,立刻意識到西山頂的工事之所以被雷擊中,一定是因為他們身處的地勢較高,所以產生了避雷針效應。

於是,他立刻下令東山頂工事內的士兵全部躲進工事,以免再次發生雷擊。

這又進一步幫助了葉辰,東部山頂的土兵收到訊息之後,全部龜縮進了工事內的掩體裡,不敢冒頭,生怕再遭雷擊。

就在東部山頂的士兵藏匿起來,而其他人則都在緊盯著西方、驚駭不已的時候,灰濛濛的天空中,一道不起眼的人影,以極快的速度從基地東部的上空墜落。

但是,此時包括東部山頂士兵在內的所有人,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西邊,所以根本冇有人察覺這道人影的掠過。

而這道人影,便是自五千多米高空一躍而下的葉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