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海清忍不住笑了幾聲:“哈哈,你這是什麼夢。”

蘇知魚笑道:“夢裡好像是在永定河邊上,就是我小時候最喜歡去放風箏的地方。

說著,蘇知魚又道:“你說這做夢也奇怪,我在夢裡好像就是個小姑娘,可我做夢的時候卻一點也不覺得違和。

杜海清點點頭:“這有什麼奇怪的,大多數違和的夢,都是身在夢中的時候無比投入,醒來之後才覺得荒唐。

說著,她輕輕歎息一聲,繼續道:“我這輩子,不知道做過多少違和荒誕的夢了,夢見死去的人還活著、夢見自己換了個活”

蘇知魚看著杜海清,眼見她臉上帶著永遠無法抹去的遺憾,忍不住問:“媽,你後悔嫁給我爸嗎”

杜海清微微錯愕,旋即苦笑一聲,道:“若是當初那個跟你一樣大的女孩,知道嫁給那個男人會伴隨一生的不甘,那她肯定不會嫁,可當那個女孩有了一個和她當初一樣大的女兒時,你再問她,那她一定不會後悔。

蘇知魚聽完,眼眶不禁帶著微紅。

她知道媽媽話裡的意思。

如果隻是對她自己來說,嫁給父親,是後悔的;

但是,如果把自己也算進來,嫁給父親、有了自己和哥哥,她是不後悔的。

隻是這一句不後悔,埋葬的卻是媽媽一輩子的真愛。

蘇知魚不禁感動的說:“謝謝

杜海清笑道:“傻孩子,謝我做什麼”

說罷,她輕輕擦去蘇知魚眼角的淚珠,認真道:“所以,你不是我,你和當初那個跟你一樣大的女孩一樣,所以你將來在選擇另一半的時候,一定要慎重,千萬彆走媽的老路,這世界上的男人有無數種,高的、矮的、胖的、瘦的、白的、黑的、窮的、富的,這些通通都不重要,唯獨對的最重要,所以將來一定要選對的那個,記住媽的話,彆將就。

蘇知魚連連點頭,認真無比的說道:“媽,我知道了”

就在這時,門鈴聲忽然響了起來。

蘇知魚忙道:“應該是來收餐具的阿姨,我去開門。

說罷,起身來到房間門前,伸手便將房門打開。

可是她做夢也冇想到,當房門打開的這一刻,躍入她眼簾的,卻是那張她朝思暮想、魂牽夢繞許久的男

葉辰

此時,身材瘦高、表情冷峻的葉辰,就站在蘇知魚房間的門口,當葉辰的臉近在咫尺時,蘇知魚整個人如遭雷擊,內心激動與興奮的情緒早已經按捺不住。

她難掩狂喜的看著葉辰,脫口道:“恩公真的是您”

葉辰看著蘇知魚,麵無表情的說:“蘇小姐,麻煩往後讓一讓。”

蘇知魚不明所以,但還是聽話的後退幾步,下意識的問:“恩公,您要進來嗎

葉辰冇說話,直接從旁邊門外側的牆壁旁,一把將蘇守道拽了出來、將他拽到身前。

蘇知魚一瞬間根本冇來得及看清蘇守道的臉,隻見葉辰從旁邊的視線盲區裡拉出一個人,緊接著

轟的一聲

便見葉辰竟抬起腳來,一腳便將那人踹進了房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