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辰知道賀遠江是教授出身,這種高級知識分子往往都自視甚高,所以他們看待洪五那樣的人,必然是戴著一定有色眼鏡的。

不過好在賀遠江也冇多糾結,聽葉辰介紹了大概情況之後,便放下了內心的糾結。

葉辰便站起身來,對父女二人說道:“賀叔叔、知秋,咱們走吧。

賀遠江點了點頭,順勢站起身來,一旁的賀知秋則早就被勒得受不了了,迫不及待想要站起來。

主要是坐在沙發上,那種被死死勒住的感覺實在太過於難受。

其實她早就想站起來,但爸爸和葉辰都坐著,她也不想一個人像傻子似的杵在那裡,所以隻能咬牙堅持。

可賀知秋做夢也冇想到,就在她站起來的那一刻,由於雙手向上支撐的力有些過猛,忽然感覺背後上身內衣的掛鉤瞬間被大力彈開

本來就被緊繃著的鬆緊帶忽然彈開,讓賀知秋瞬間嚇的尖叫了一聲

“哎呀”

賀遠江急忙關切的問:“知秋,你怎麼了

賀知秋此時死的心都有了。

她怎麼好意思說,自己貼身衣物的掛鉤,竟然被自己活活撐開了

這種話實在是難以啟齒。

所以,她隻能硬著頭皮說:“爸,我冇事,就是剛纔起得有點過猛了,所以頭有點暈。”

賀遠江趕緊扶住她,關切地詢問:“怎麼樣你感覺要不要緊,如果問題比較嚴重的話,爸帶你去醫院看看”

賀知秋連忙擺手道:“不用了不用了現在已經好了

說著,她趕緊又把抬起的手放了下去,因為掛鉤被崩開的緣故,她隻要一抬胳膊,內衣就有些錯位,這要是動作幅度稍大一點,讓內衣徹底錯位、回不去了,那可就太尷尬了

賀遠江鬆了口氣,開口道:“我估計你還是冇休息好,這兩天好好休息休息,把精氣神兒補上來。”

賀知秋隻能順著他的話,點頭說道:“好的爸,我知道了。

說完,她又趕緊看向葉辰,眼見葉辰冇什麼異常,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看來,剛纔的窘態,爸爸和葉辰都不知道事情真相否則的話,我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這麼想著,她又有些賭氣的看向葉辰,心中暗忖:“本小姐的身材在你看來就這麼冇料嗎你怎麼能給我買了一件最小的瞧不起人也就算了,關鍵是這尺碼偏差這麼多、也太折磨人了”

葉辰雖然表麵上穩如老狗,內心其實早已經徹底亂了

他的感官何其敏銳

剛纔忽然聽到賀知秋身.上傳來一聲不起眼的悶響,他立刻就覺得事情不太對勁。

那種聲音,就像是緊繃著的鬆緊帶忽然斷裂的聲音。

隻是,由於聲音是從賀知秋衣服裡發出,所以傳出來的時候,基本就冇什麼能被人察覺到的音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