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遠江今天確實很高興。

唯一的女兒不僅脫離了危險,而且平平安安的回到了自己身邊。

更重要的是這一次之後,她一定更懂得世間險惡,不會再像以前那樣,盲目的追求一些不切實際的理想。

而且女兒也已經答應了葉辰,會留下來幫他,這也就意味著,自己可以有很長一段時間,和女兒一起生活在金陵這座安全又安逸的城市。

心情高興,自然也就多喝了幾杯。

酒過三巡之後,賀遠江便有些醉意了。

他接連三分的謝過葉辰,終於將話題集中到了自己的女兒身上。

他用帶著三分醉意、七分寵愛的眼神,看著自己的獨女,感歎道:知秋,你和葉辰都是差不多大的同齡人,可是人家葉辰已經結婚4年了,你也該把個人問題重視起來了吧

賀知秋喝了小半瓶紅酒,雖然並冇有喝醉,但俏臉已經浮上幾許酡紅。

聽到爸爸忽然又開始關心起了自己的終身大事,她有些尷尬的說道:“爸這種事也不用這麼著急吧,我身邊那麼多朋友,像我現在這個歲數還在學校裡深造呢,就算是三十幾歲結婚也不要緊。”

說著,她忽然想起自己曾經跟爸爸撒過的謊,連忙又道:“再再說我那個情況不是都跟你說過了

賀遠江看著她,一連停頓了十幾秒鐘,才終於歎了口氣,有些情緒激動的感慨道:“就算你喜歡女孩子,到這個歲數也該找個女朋友了吧”

“”.賀知秋冇想到爸爸竟然會把這些話當葉辰的麵說出來,頓時感覺無比窘迫,讓她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葉辰忽然想起之前賀遠江跟自己說過的,賀知秋這個女孩好像確實很叛逆,而且性取向和普通女孩又有些不太一樣。

想到這,葉辰腦海中率先浮現出來的就是在敘利亞哈米德那裡,見到的另外兩個女人質。

於是他脫口問道:“知敘利亞你那兩個女同伴,該不會就有你的另一半吧”

賀知秋一聽這話,整個人頓時懵了,幾秒鐘會纔回過神來,羞恥不已的說:“葉先生你說什麼.呢那些都是我的同學怎麼可能有我的另一

她冇想到,葉辰聽到這話,一下子鬆了口氣,感慨道:“哎呀,冇有就好,冇有就好。”

賀遠江這時候自己悶了一杯酒,然後抬起手在半空中不斷比劃著說道:“其實爸爸現在也看開了,現在這個社會,這種情況不就是很普遍嘛,很多國家都已經可以合法婚姻了,這其中就包括美國,如果你要是找到了自己心儀的另一半,完全可以在美國把結婚證領了。

賀知秋尷尬至極,連忙道:“哎呀吧,我看你肯定是喝多了,要不你少喝點吧”

“我冇喝多賀遠江認真道:“其實這些話憋在心裡很長時間了,一直想跟你說,就是冇找到機會,正好今天你平安回來了,我得藉著這個機會,跟你好好說說心裡話。

說著,不等賀知秋回覆,他便繼續說道:“爸真正希望的是你能夠快樂健康,而不是一定要活成我想讓你活成的樣子,人生苦短,你就按照你自己最喜歡的方式去活。

說到這,他起碼給自己倒上一杯酒,一口喝光,接著說道:“爸這段時間也關注了一些國外的,跟你情況一樣的女孩子,我發現她們的生活也很開心、很快樂,她們也得到了身邊朋友和家人的理解以及支援,甚至有的已經合法的結婚、光明正大的共同生活,甚至有不少這種情況的情侶,選擇采用試管的方式繁衍後代,我覺得這也是一個非常不錯的解決方案,既能滿足你們的這個擇偶需求,還能讓你們延續血脈,一舉兩得,你說呢

賀知秋表情已經是瞠目結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