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家以往不是純粹用金錢來收買何家嗎?”

“那我今日就換個路子!”

“我以錢為輔,以藥為主,來深度捆綁何家!”

“你何家不是想培養出更多高手嗎?光靠你們現在這種方法,就算是一年給你們一百億又能如何?就算讓你們的族人每天用人蔘當飯吃又能如何?用那種堆藥材的辦法,無論如何,效果也絕對不及我一顆散血救心丹!”

“相信何家在切身感受到散血救心丹的功效之後,一定會將其奉為圭臬!”

“到時候,每年隻需要給何家幾顆丹藥,就能夠讓整個何家死心塌地的追隨於我!”

何英秀還不知道葉辰心中所想。

她見葉辰掏出兩顆丹藥,又分彆遞到自己和女兒麵前,便忍不住問:“葉少爺,這藥是讓我們直接服用?”

“對。”葉辰點點頭,認真道:“這藥是采用特殊手法製作的,入口即化,而且藥效釋放的也非常快,冇什麼毒副作用,你們可以現在就試一下。”

何英秀雖然不知道這丹藥的效果究竟如何,但她也相信葉辰肯定不會害自己和若離,於是便毫不猶豫的說道:“謝謝葉少爺,那我這就試試看!”

說完,毫不猶豫的將丹藥放入口中。

一旁的蘇若離也冇有多想,也將丹藥吞下。

丹藥剛一入口,兩人便都驚奇不已的感覺到,這藥丸入口之後,便如同冰塊放入熱水中一樣快速融化,緊接著便化作一股暖流彙入體內。

這種感覺,母女二人都是第一次嘗試,自然感覺十分新奇。

散血救心丹雖然不如回春丹的藥效那麼強,但也是用九玄天經上麵的方法煉製,從性質上,就和現階段所有的中藥藥丸完全不同。

其他工藝製作的藥丸,都是用普通的方式熬藥,再將熬出的藥汁、藥泥做成蠟丸,所以吞服起來相對困難,而且藥丸吞入腹中之後,還要很長時間慢慢消化、釋放藥力。

但是,葉辰給的藥丸卻不一樣。

這藥丸入口便化作暖流彙入體內,緊接著就感覺體內有一股極其精純的內力在沿著渾身經脈快速發散!

母女二人從冇遇到過如此強大精純的內力,一下子都有些措手不及,還是何英秀最先回過神來,她按捺不住內心的狂喜,脫口道:“若離,這丹藥蘊含的內力極其驚人,快引導它到丹田內運轉,切莫浪費了這天大的好機緣!”

所有修煉內家心法的武道人士,基本都能夠在體內運轉內力,也知道如何將內力經過體內經脈、最後沉入丹田。

隻不過,絕大多數武道人士能夠在體內運轉的內力少得可憐,就像是每日清晨在青草葉子上麵收集露水,因為體量太小,所以每一滴對他們來說,都顯得珍貴無比。

何英秀與蘇若離一直也是如此,每日拚儘全力運轉少許內力,一點點的滋養提升自身實力,進度十分緩慢。

但是,葉辰這顆散血救心丹,就如同在她們體內下了一場傾盆大雨,那澎湃的內力徹底超出了她們的認知!

何英秀甚至覺得,何家最珍貴的補氣散,在葉辰這顆丹藥的麵前,簡直有雲泥之彆、根本不值一提!

如果說葉辰這顆丹藥,蘊含的內力是一顆威力十足的重型炸彈,那一副補氣散在它麵前,充其量,不過就是一根連小孩都敢拿在手裡燃放的擦炮。

就算是一千、一萬副補氣散加在一起,也無法與葉辰這顆丹藥相提並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