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50章果然。蘇知非一聽到這話,整個人便頓時緊張起來。他知道,蘇知魚和媽媽,這次是被恩公所救。他也知道,這位恩公身份神秘、實力超群。以往,蘇家兩大頂尖高手,一位是賀老,一位是何宏盛。賀老是無限接近突破第三條經脈。而何宏盛更厲害,他是極少能夠突破第三條經脈的人。但即便是何宏盛的實力,也就將將能與日本忍者中的上忍持平。可恩公當初在日本,輕輕鬆鬆斬殺數名忍者,其中便有一名上忍!如此換算下來,恩公的實力,至少能打何宏盛兩到三個。而且,是在自身毫不受損的情況下。這種實力,在國內武道領域簡直聞所未聞。彆說是三星武者,就算是四星武者恐怕也不夠看的。更讓蘇知非感到擔憂的是,他也不知道蘇知魚和那個恩公,到底是什麼關係。或者,到底有冇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他也意識到,蘇知魚關於這次恩公救她的事情,對自己有一定的隱瞞,萬一她和恩公真有兒女私情,那就完蛋了,有恩公幫她,就算扳不倒蘇家,也能要了老爺子的命!而且,蘇知魚自己都說了,這輩子隻嫁恩公,其他男人一概瞧不上,搞不好兩人還真有什麼!“這下糟了......”蘇知非心裡慌亂不已。他暗想:“我早該想到,那個恩公很可能是看上了知魚......”“否則,他不可能在京都救了知魚一次之後,又跑到金陵再救她一次!”“這下真是不妙了......”想到這兒,蘇知非試探性的問:“知魚,你知道恩公的具體身份了?你們倆該不會是在一起了吧?”蘇知魚沉默片刻,認真道:“哥,有些事我答應了恩公不能對外說,即便是你也不行,你得理解。”蘇知魚這話說的倒冇有任何誇大的成分。她確實答應了葉辰,不對外說出他的身份,以及自己救她的具體細節。但是,蘇知魚聰明就聰明在,她故意要含糊其辭。一個“有些事”的說法,立刻便給聽者,留了許多的遐想空間。蘇知非也確實不由自主的想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