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見麥承興忽然翻臉,宣豐年簡直怒不可遏。

他指著麥承興,咬牙罵道:“早知道你這個老東西這麼陰險,上次在鳳凰山公墓,我就該要了你和你曾孫子的命!”

麥承興冷聲道:“宣豐年,你一輩子殺人無數,哪怕連最底層的普通人你也不放過,現在竟然還好意思說老夫陰險!我看你真是死不悔改!”

說罷,他轉而看向葉辰,拱了拱手,畢恭畢敬的說道:“葉少爺,此人平日裡作惡多端,早是死有餘辜,您今日不妨直接將其誅殺,便是為民除害了!”

宣豐年心神俱駭,看著葉辰一臉冷酷的模樣,內心是真的怕了。

他一輩子苦修蠱術,靠著這凶狠至極的本命蠱蟲,不知道乾掉了多少江湖高手。

以往,就算是那些頂尖高手,就算實力超群,在自己本命蠱蟲的麵前,也根本無法抵擋。

可是,像葉辰這樣,一巴掌就能把本命蠱蟲抽翻在地的,他還是頭一次見到。

由此可見,葉辰的實力絕對深不可測。

而且,宣豐年最大的攻擊手段就是本命蠱蟲,一旦本命蠱蟲失去攻擊力,他就等於被拔了牙的毒蛇,更不可能是葉辰的對手。

於是,他看著葉辰,苦苦哀求道:“葉少爺,請恕在下有眼無珠,我若知道您有如此通天的本事,就算給我一萬個膽子,我也不敢跟您作對啊!”

葉辰冷笑道:“這時候認慫就冇意思了,你剛纔那股狠勁兒呢?不是說我不知者無畏嗎?不是說要讓我體驗一下腦子被吃掉的感覺嗎?怎麼現在又認慫了?”

宣豐年想死的心都有了。

“放馬過去?老子的馬是放過去了,現在真被你踩出屎來了,你要是再使點勁兒,老子的本命蠱蟲就要被你碾死了!”

不過,他哪裡敢跟葉辰頂嘴,隻能抬起手來,猛抽自己的臉,同時哽咽道:“是我有眼無珠、是我不識好歹!葉少爺您大人有大量,饒過我這一次,我一定立刻返回英國,這輩子都不再回華夏!”

葉辰搖搖頭,冷笑道:“華夏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你在海外如何傷人作惡我不管,但你在金陵濫殺無辜,我絕不能饒了你!”

宣豐年脫口道:“葉少爺,我在金陵不過隻殺了一人而已,那人也隻是鳳凰山這裡的一個保安,無足輕重,您看在我能迷途知返的份上,就饒我一次,將來某天葉少爺若是需要,在下願為葉少爺肝腦塗地、在所不辭!”

葉辰表情冷酷的質問他:“保安難道就不是人了?保安的命難道就不是命了?殺人償命向來是天經地義,不管你殺的是什麼人!”

宣豐年眼見葉辰表情堅定無比,便心知,今日之事怕事,不可能善了了。

他心中迅速分析起了局勢:“眼下,這姓葉的傢夥鐵了心想要我性命,靠這麼苦苦哀求,肯定不可能換他網開一麵,看來,隻能拚儘全力、用最後的手段放手一搏了!”

想到這,宣豐年表情頓時變得有些陰狠,他看著葉辰,冷冷說道:“你我都不是普通人,真要算起來,我們也算是道友,自然也不能跟那些普通人相提並論,正所謂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你如果一心想讓我死,那我宣豐年也不是好欺負的!”

葉辰腳尖在他那本命蠱蟲身上,又稍微用力的踩了踩,口中滿是不屑的說道:“如果你還有什麼能耐,就儘管使出來。”

宣豐年咬了咬牙,冷冷道:“這是你自找的!”

說罷,他立刻從口袋裡掏出一枚如口服液一般大小的黑色木棍,猛然將那木棍丟向葉辰,口中大喊一聲:“你這目中無人的無知小兒,看我的天雷!”

葉辰還真是被他的話驚得一怔。

“天雷?!莫非這宣豐年也有驚雷令?!”

一想到這,葉辰立刻將體內靈氣極速運轉起來,嚴陣以待!

()

()

()葉辰蕭初然提示您:看後求收藏(),接著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