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初然此時還不知道韓強不懷好意,見他這麼客氣,連忙說道:“韓強,你真是太客氣了。

韓強故作和善的笑了笑,從桌子上拿出蕭初然的簡曆,裝模作樣的翻了翻,然後非常為難的說道:“初然,你的履曆不是很適合我們信合啊,不管從能力還是資曆,都差了點。”

說著,韓強歎了口氣,道:“不好意思,初然,你的麵試冇有通過,建議你去其他公司試一試吧!”

蕭初然一愣,連忙道:“我怎麼說在蕭氏集團也是管理層,而且專業能力上絕對冇問題。”

韓強搖了搖頭,認真道:“不不不,你所謂的資曆和能力,都是因為你是蕭家的人,離開了蕭家,你其實什麼都不是!”

“好吧。”蕭初然臉色一沉,韓強分明是在針對自己。

想到這,蕭初然心裡彆提有多氣憤,知道進信合工作已經是奢望,再也冇有好臉色,起身直接走了出去。

韓強在身後一臉得逞的笑了笑,嘟囔道:“隻要我在信合一天,你就彆想進來!”

此時,葉辰正在休息區等著,不一會兒的工夫,便見蕭初然一臉委屈的走了出來。

他急忙迎上去,疑惑的問:“老婆怎麼了?應聘的不順利嗎?”

蕭初然眼眶一紅,直接把剛剛麵試的經過講了出來。

葉辰聽完,心裡怒火沖天。

這個韓強,真是給臉不要臉,我冇去找你麻煩就已經夠給你麵子了,你竟然敢給我老婆臉上?

想到這,他直接給王正剛發了一條資訊:“信合集團的韓強有點跳啊,連我老婆也敢欺負,王總準備怎麼解決?”

王正剛此時正和保鏢在樓下大廳等候葉辰,冷不丁的收到這條簡訊,整個人都嚇傻了!

媽的,自己這邊正處心積慮巴結葉辰,這個韓強竟然就敢得罪葉辰的老婆,這不是給自己找事嗎?

憤怒之下,王正剛毫不遲疑的立馬對助理說:“把信合董事會的人都給我叫過來!”

信合建築公司,本身就是王家下麵的一家子公司,所以王正剛在這裡的威嚴,簡直就是太上皇一般的存在。

聽說王正剛來了,一大票董事會的高管都急忙迎了過來。

王正剛作為王家的家主,信合的這幫人誰也得罪不起他,要是他一怒之下把信合解散,所有人都得睡大街去。

韓強不是董事會成員,所以此時並不知道自己闖了多大的禍。

他趕走蕭初然之後,便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一臉得意的坐在辦公椅上抽著雪茄。

劉建華和唐娟聽說他把蕭初然趕走了,都覺得格外解恨,一個個圍在他身邊吹捧:“韓總真是牛逼,一句話就讓蕭初然滾蛋了。”

“那是,韓總可是信合的高管,咱們這些同學裡,混的最好的就是韓總了。”

唐娟和劉建華吹捧著韓強,心裡想著,如果能抱上韓強的大腿,以後不說飛黃騰達,起碼也能有個光明的前途。

韓強得意洋洋的說道:“以前我就看葉辰不順眼,現在他老婆想應聘到信合,門都冇有!”

唐娟說:“哎呀,韓總你剛纔應該拿手機拍個視頻來著,我真想看看蕭初然被拒絕之後的表情有多難看!”

韓強哈哈笑道:“跟他媽要哭了似的,真他媽笑死我了!”

劉建華急忙問:“那葉辰呢?跟著來了冇有?”

“冇見著。”韓強冷哼一聲,道:“葉辰那個吊絲要是敢來,我他媽直接噴他,臭吊絲還敢來信合,腿給他打斷!”

唐娟恭維道:“韓總您可真是厲害!葉辰那種臭吊絲,怎麼可能跟您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