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初然聽得一陣不舒服,說道:“梅總,葉辰在家也做了很多事的。還有,還是麻煩您叫我的大名蕭初然,我不習慣外人叫我的小名。”

“他在家做了什麼事,買菜?做飯?還是洗衣服?”

梅平忍不住哈哈大笑,說道:“初然,要是你老公找不到工作,我公司正好在招保安,可以讓他來試試。”

說完,他又半開玩笑的說:“初然,我要是你,我可不會嫁給一個連工作都找不到的男人,早就跟這種廢物離婚了。”

蕭初然蕭眉一皺,正想說話,卻忽然感到身邊一陣寒意。

她一扭頭,看見葉辰站了起來,麵帶微笑,對梅平說道:“久聞梅總大名,確實人如其名。我也有句話,想對梅總說。”

梅平臉色微沉:“你想說什麼。”

他諒葉辰一個窩囊廢,不敢把自己怎麼樣!

葉辰雙手撐在桌上,向前稍微傾身,笑道。

“我要說的是,做人可以窩囊,也可以無才,但一定不能冇品!因為冇有人品,那就不是人了,是畜生!”

說完,他雙手捧起剛端上的羅唐湯,麵無表情的對著梅平的腦袋上澆下去。

梅平一聲慘叫,被燙得一下子跳起來。

蕭初然驚得花容失色,愣了一下後,趕緊叫服務員拿餐巾過來。

滾燙的羅唐湯熱氣騰騰,把梅平的臉燙得一片赤紅,濃稠的湯汁順著他脖子,流到衣服裡,渾身粘乎乎的,狼狽至極,眼鏡片上還掛著一片菜葉。

梅梅呲牙咧嘴,不停的慘叫著。

經理帶著幾名服務生趕過來,看見這情況也驚呆了,連忙吩咐服務生幫忙處理。

梅平一把摘下眼鏡,衝著葉辰怒吼:“你特麼的找死!!”

說完,他目露凶光,伸手對葉辰指了指,立刻拿出手機打電話。

“喂,小魏,叫幾個人到香天下大飯店,多叫點人!有個不長眼的窮狗,需要幫我教訓一下!”

聽見梅平打電話叫人,蕭初然趕緊對梅平道歉:“梅總,不好意思,我老公剛纔情緒有點激動”

“少給我說這些!他用湯潑我,我今天非讓他給我跪下不可。”梅平怒氣沖沖。

見梅平正在氣頭上,蕭初然連忙轉身對葉辰說:“你先出去,我跟梅總解釋一下。”

“不用理他,跟我走。”葉辰說著,伸手就去拉蕭初然。

蕭初然眉頭一皺,一把掙開他,慍怒的說道:“梅總是前程公司的老闆,在金陵市的建築界很有影響力,認識的人也是三教九流都有!我拉不到合作無所謂,但有些事不是你力氣大,就能解決的。”

葉辰說:“一間不入流的小公司,我還冇放在眼裡。”

“小公司?”

蕭初然簡直都要被他氣昏頭了。

前程公司在金陵市的建築界,再差也是前五名,規模比蕭氏公司還要大一些。

她怕葉辰再觸怒梅總,俏臉微寒的說:“葉辰,這件事就交給我處理,你先出去,在門外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