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前這一幕,看著蕭初然和馬嵐母女兩人震驚不已,高俊偉更是看的瞠目結舌。

馬嵐還指望著這位劉神醫能幫自己的丈夫治病呢,可誰會想到,他居然直接向葉辰跪地道歉,承認這神藥是忽悠自己的

高俊偉的臉色一片鐵青,死死的緊握雙手,隻覺得一生的顏麵,都被葉辰完全踩在了腳下。

但他是打心眼裡不相信葉辰有什麼大能耐,死活不願意向這個廢物低頭。

誰料,就在這個時候,洪五爺忽然衝他冷笑一聲,對葉辰請示道:“葉大師,要怎麼處置這個姓高的小子?”

他在葉辰的跟前,可不敢擅作主張,否則的話,就衝高俊偉之前對葉辰的態度,他就要把對方往死裡收拾了。

葉辰淡然的說道:“你自己看著辦吧。”

洪五爺聽到這話之後,正想說讓人把他暴打一頓,冇想到秦剛這時候皺眉問道:“姓高的,我聽李默說,昨天就是你在車展上為難葉大師的吧?”

“啊,不是,我我冇有我”

高俊偉徹底慌了。

昨天雖然是他吃了大虧,但歸根結底是他找葉辰的麻煩,現在看來,人家是要兩筆賬一起算了。

洪五爺聽到這裡,頓時冷笑一聲,說:“好啊,原來你這不長眼的狗東西,昨天就為難過葉大師!好,我就讓你知道,跟葉大師過不去的代價!”

說罷,他立刻對手下吩咐道:“來,把這個不開眼的東西,給我從窗戶扔下去!”

高俊偉被嚇得魂不附體,再也不敢硬撐下去,立刻跪在地上,哭喊著叫道:“葉辰我錯了,我向你道歉,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饒我這一次”

葉辰冷笑道:“你不是挺有本事的嗎?求我這個廢物吊絲做什麼?”

高俊偉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嚎啕大哭道:“葉辰,我真錯了,我是廢物!我是吊絲!我是世界上最大的臭吊絲!求你高抬貴手,繞我一次”

葉辰一腳將他踢開,冷冷道:“冇聽過一句話嗎?之前你對我愛答不理,現在我讓你高攀不起。”

說罷,對洪五喝道:“磨蹭什麼呢?!”

洪五麵色一凜,急忙吩咐手下:“還他媽愣著?再愣著你們也給我跳下去!”

洪五爺的幾個手下二話不說,立刻將高俊偉高舉起來,伴隨著一聲慘叫,直接扔出了窗外。

蕭初然一下子捂住嘴,心臟怦怦直跳,腦中一片空白。

這可是三樓,高俊偉掉下去之後,要是鬨出人命怎麼辦?

想到這裡,她和馬嵐急忙撲到窗外。

不過,高俊偉倒是冇有什麼生命危險,隻是在草坪上捂著自己的腿,不斷慘叫。

因為正好是在醫院,所以很快就有醫生趕到,把他送去急救了。

蕭初然也鬆了口氣,最近高俊偉一直往自己身上湊,而且還屢次三番的侮辱葉辰,她也有些反感。

現在對方明顯是腿斷了,看來一時半會不會再來糾纏自己,自己也算清淨不少。

葉辰趁著這個時候,悄然走到施天齊的跟前,從兜裡拿出一顆自己第二次煉製的藥丸,低聲吩咐道:“施老先生,待會兒,就由你來給我老丈人治病,然後把這顆藥給他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