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他打開汽油桶,對身邊的高建軍道:“爸,我覺得就把汽油順著卷閘門倒進去,讓汽油在裡麵充分鋪開,到時候在外麵一點火,保準裡麵連一直蟑螂都活不了!”

高建軍點了點頭,冷哼一聲,說:“好!燒死他們這幫狗孃養的!”

雖然高建軍的實力,在金陵算不上頂尖,也算不上一流,但要談到溺愛兒子,那他可真是金陵頭一號的。

這老孫子祖上幾代人都是單傳,他連生了好幾個女兒,纔有了高俊偉這麼一個寶貝疙瘩,自然是從小各種嬌生慣養。

高俊偉上小學的時候,因為不好好學習、上課搗亂,被老師用尺子打了手心,高建軍直接帶人到學校,砸斷了那個老師的右胳膊,讓他終身殘疾;

高俊偉上初中的時候,在學校跟彆人打架吃了虧,高建軍直接花錢雇人把打他兒子的同學撞成了植物人;

這樣的例子在高俊偉成長的過程中可謂是不計其數。

總是在高建軍的眼裡,任何人欺負自己的兒子,下場都是死。

施天齊不給兒子治腿,該死!

那個葉辰竟然把兒子害成今天這幅模樣,更是該死!

所以,他計劃今天先把施天齊燒死,明天再按照製定好的計劃,要了葉辰的命!

蕭益謙見這爺倆真的要放火把施天齊的藥堂燒了,甚至有可能把施天齊也給燒死,一下子著急了,毫不猶豫的跳出來對兩人說:“兩位!千萬彆衝動!”

高氏父子嚇了一跳!

本以為大晚上不會有人注意到自己,冇想到忽然就竄出一個人來。

高俊偉驚嚇之餘,也認出了蕭益謙,驚訝道:“你是之前來找施天齊看病的那個?怎麼,你要幫他?”

蕭益謙急忙擺了擺手,說:“我纔不管施老狗的死活!不過他的神藥都是貼身帶著的,我相信他的神藥不光能治你的腿,也能治我的傷,如果你們就這麼一把火把他給燒了,那他的神藥肯定也被燒了!”

高俊偉恍然大悟!

對啊!

自己怎麼就冇想到!

施天齊確實是有神藥的,那神藥連脊椎損傷的高位截癱都能治好,對自己這條瘸腿就更不在話下了。

如果自己一把火把他燒死,那豈不是就冇有治癒瘸腿的機會了?

想到這,他一下子有些猶豫。

蕭益謙這時候開口道:“兩位,依我看不如這樣,先彆燒施老狗的鋪子,先想辦法把這老狗綁了,然後把他的藥搶到手,最後再把他殺掉!”

高建軍皺眉問道:“怎麼,你跟姓施的也有仇?”

“當然有仇!”蕭益謙冷聲道:“而且是不共戴天的仇!我也想殺之而後快,但首先得先搞到神藥把病治好!”

高建軍說:“那既然這樣,到時候不如咱們聯手綁了姓施的,先逼他把神藥交出來,然後再把他弄死沉江!”

“好。”蕭益謙點點頭,說:“既然這樣,那咱們留個聯絡方式,明天找個時間,咱們見麵具體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