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嵐在麻將館心不在焉的泡了一上午,就等著時間差不多了,趕緊去天華大飯店跟高俊偉赴約。

一上午,她反覆在想,高俊偉說的百萬厚禮到底會是什麼?

首飾?珠寶?現金?支票?還是其他的什麼東西?

對馬嵐這種愛占小便宜的人來說,高俊偉這個百萬厚禮,吸引力實在是太大太大。

上次,馬嵐拿了蕭初然十八萬的支票,從裡麵拿走十六萬,開心的她好幾天合不攏嘴。

所以,一想到馬上還能從高俊偉那裡得到百萬厚禮,她更是激動的心癢難耐。

十一點半的時候,馬嵐跟牌友告彆,出了麻將館的大門,便打了一輛出租車,直奔天華大飯店而去。

來到雙方約定的地點,她按照約定,冇急著進去,而是站在飯店門口,等著高俊偉的到來。

很快,一輛嶄新的黑色奔馳轎車,緩緩停在她的眼前。

緊接著,車門打開,一個西裝革履、長相一表人才的年輕男人邁步下車。

來人正是高俊偉。

高俊偉看著確實很帥,也很有風度,不過唯一遺憾的是,他走路一瘸一瘸的。

不少女孩子本身被高俊偉的酷帥造型,以及奔馳豪車所吸引,正看著他眼冒精光,可一見他是個跛子,立刻就遺憾的長歎一聲,扭頭走了。

高俊偉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心中極度憤怒,對葉辰、對施天齊,更是恨的牙癢,隻想處之而後快。

不過,此時馬嵐正在麵前不遠處,所以他也不好表露出內心的恨意,便一瘸一拐的迎到了馬嵐的麵前。

高俊偉來到馬蘭麵前、微微一笑,說道:“阿姨,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

馬嵐急忙說:“哎呀俊偉,你可真是太客氣了,阿姨也是剛到冇多久......”

說著,她看向高俊偉身後這輛嶄新的奔馳,驚訝的問:“哎呀,這輛奔馳,是你新買的車啊?”

高俊偉笑道:“是啊,這款奔馳s500是我今天早上從4s店裡剛提出來的,價格也不算多貴,也就一百六十多萬吧。”

說著,他便將鑰匙交到馬嵐的手上,說:“阿姨,這車的鑰匙,還請您收下。”

馬嵐接過鑰匙之後,一頭霧水,忍不住問道:“俊偉,你這是乾嘛?”

高俊偉微微一笑,說道:“阿姨,這就是我在電話裡說給您備的厚禮!我看蕭叔叔和初然都有一輛寶馬,您還冇有一輛車,這實在是說不過去,也對不起您的身份。”

馬嵐激動難耐,說:“哎呀俊偉,這也太貴重了,阿姨怎麼能要呢!”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手裡的車鑰匙,卻被她握得很緊,根本就冇有要還給高俊偉的意思。

高俊偉自然把她的這點小心思看在眼裡,笑著說:“阿姨,說實話,叔叔和初然開的都是吊絲級的5係寶馬,加起來也不過九十萬,遠比不上這輛奔馳s500豪華,我看阿姨您的氣質,就應該是開奔馳的,所以這輛車好請您笑納!”

馬嵐心裡早就樂開了花!

她就是社會上經常見的那種勢利眼丈母孃的典型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