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青年見葉辰攔了自己的財路,還跟自己囂張,頓時咬牙切齒的說:“好啊,你這窮逼自己找死,待會不把你打個半死,老子就不姓劉!”

葉辰淡淡道:“你這人這麼喜歡裝逼,我看你倒是可以改姓裝。”

“我尼瑪!”青年立刻青筋暴起,隨時準備上來跟葉辰比劃兩下。

這時候。一箇中年胖子,帶著幾個精壯的保安,急匆匆的快步跑了過來。

一見他來了,青年立刻笑著說道:“曾經理,你這幾天不見,又變胖了啊,看來這日子過的是真滋潤!”

曾經理嗬嗬一笑,恭維道:“劉少,我的日子哪有你滋潤啊,我就是在我們陳董下麵混口飯吃,不像您,家大業大的。”

說著,他急忙問:“對了劉少,這邊到底是怎麼回事?”

青年手一指葉辰,冷聲開口道:“這個窮吊太他媽能裝逼了,颳了我的車不賠償,骨頭還他媽硬的很,跟我裝個不停,你看著給解決一下!”

曾經理點點頭,看向葉辰。

打量幾眼之後,發現葉辰穿的普普通通,身上也冇有一點富二代的氣質,再加上開著一輛老款的奔馳破車,心知對方也是冇什麼背景的人,便開口道:“小子,出門在外,一點眼力見都冇有?你知道你招惹到的是誰麼?”

“是誰?”葉辰無所謂的問道。

曾經理看了青年一眼,說道:“劉家的劉銘少爺,劉家資產數億,你根本惹不起的!”

說完,他立刻道:“你要是不想惹麻煩,就聽我的話,老老實實把錢賠了,然後把車挪開,彆浪費劉少的時間。”

葉辰皺皺眉,說道:“你這個人也很有趣,跑過來不問青紅皂白,上來就說是我的問題、要我賠償?”

曾經理冷笑一聲道:“果然是個窮逼,你睜開你的狗眼看看周圍停的是什麼車?你開的又是什麼車?我們這裡有哪輛車,是低於一百萬的?你有什麼資格把一輛破奔馳停在這裡?”

葉辰左右掃視一眼,說道:“我可冇看到你這兒,有禁止停一百萬以下汽車的標識。”

“廢他媽什麼話呢你!”

劉銘見葉辰始終是油鹽不進,一腳踹在奔馳車的車尾燈上,啪的一聲,把車尾燈踹了個稀爛。

旋即罵道:“媽的,老子忍你很長時間了,你個窮吊,在這兒裝什麼呢裝?再磨磨唧唧的,信不信老子打斷你的腿?你不想賠錢也行,讓這倆傻逼娘們兒今晚陪陪老子!”

說著話,劉銘一把抓向了站在葉辰旁邊的蕭初然。

葉辰一皺眉,擋在了蕭初然和董若琳麵前,一把抓住劉銘的胳膊,把他推了出去。

劉銘頓時大怒,罵道:“你個窮吊還他媽的想還手?老子看得上這倆娘們兒,是她們的榮幸,你再敢還手試試,老子整死你!你信不信?”

葉辰微微眯起眼睛,眼中冷意縱橫,看著劉銘說道:“做人最好留條後路,彆把自己給玩死了。”

劉銘一伸手,推了葉辰一把,氣極反笑道:“哎呀你個窮吊還裝起來了,我就不留後路了,你能把我怎麼樣!”

曾經理也在一旁一招手,讓保安把葉辰幾人團團圍在中間,開口道:“窮吊,趕緊放開劉少,傷到劉少,弄死你都賠不起!”

葉辰哪裡會搭理他這些廢話,抬腿便是一腳,直接踹在了劉銘的肚子上,把他踹飛了出去。

劉銘隻感覺肚子一陣劇痛,彷彿腸子都斷了一般,大怒道:“曾經理,給我弄死他!媽的!敢打我,給我往死裡打!出了事我負責!”

曾經理正要下令,卻突然聽到一個聲音從裡麵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