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蔘這種東西,分許多種,普通人蔘、西洋蔘、紅參、紫參、野山參,這其中,數紫參最為稀少,也最為昂貴。

而人蔘本身是有壽命的,絕大多數活不過百年,所以,不是說一株人蔘一直冇人采摘,它就能成為百年人蔘、數百年人蔘,大部分人蔘就算冇人采摘,它活到百餘年也就壽終正寢了。

能活到兩三百年以上的人蔘,都是人蔘中的極品,而能活到五百年以上的人蔘,幾乎罕見至極,有些人一輩子采參,也冇機會得見。

至於上千年的人蔘,那更是無價之寶,幾乎隻存在於傳說之中,極少見有人拿出來。

所以,這株三百年的極品紫參,也就顯得極其珍貴。

此時的拍賣大廳內,已經人滿為患,來的大部分都是全國各地在中醫界、醫藥界、藥材界赫赫有名的大佬級人物,還有許多堪稱國醫聖手的老中醫。

這其中,有不少人和施天齊都比較熟識,在看到施天齊進來之後,紛紛上前給他道賀恭喜。

道賀,是祝賀他成功治癒了高位截癱,締造了一個醫學史上的奇蹟。

但施天齊內心卻無比慚愧。

救治高位截癱的功勞,所有人都覺得就是他的,但隻有他自己知道,這功勞完全是葉辰一個人的,是葉辰葉大師喜歡低調,所以才讓自己代受。

很多人圍著施天齊,詢問施天齊治好高位截癱的辦法,施天齊表示說:“其實,治療高位截癱,並非我本人的本事,而是我偶得的一種神藥發揮了巨大的治療效果。”

有人追問:“施老,能不能把這款神藥的藥方公佈出來?如果公佈出來的,那可是造福了全人類啊!”

“對啊!”有人附和一句,道:“施神醫,公佈這個藥方,你是有可能拿到諾貝爾醫學獎的!”

施天齊尷尬的說:“這個還是算了吧,確實是有些不便言說的隱情。”

這時,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來到施天齊的麵前,微微鞠躬,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說:“施神醫您好,我叫小林一郎,是日本小林製藥的副董事長。”

施天齊點了點頭,說:“我知道你們小林製藥,不知你找我有何貴乾?”

小林一郎認真的說:“施神醫,我們小林製藥是亞洲實力最強的製藥公司,有很多非常暢銷的經典藥品,都是我們小林製藥研發和生產的,有這麼強大的實力做支撐,我們有能力把您治療高位截癱的藥方發揚光大、讓它遠銷全球兩百多個國家,所以,我衷心的希望您,能夠將這個藥方賣給我們!”

施天齊聽到對方的話,不由得皺了皺眉,說:“我記得,你們很多藥品可不是自己研發的,那些藥品用的可都是我們的漢方啊!”

所謂漢方,其實就是中國中醫的古藥方。

日本、韓國古代受中國文化影響深遠,他們的醫學自然也是師承中醫,現在這兩個國家的製藥公司,都在大搞漢方藥品,說白了就是剽竊華夏老祖宗的東西。

因為古代漢方都是記載在一些藥典著作上的,也冇有明確的專利版權保護,所以這些日韓藥企就紛紛從中醫藥典上剽竊各種藥方,然後生產出各種藥物銷往全球。

如果他們說清楚這些藥品是源自古代漢方也就罷了,可他們偏偏要對外宣傳說那些藥方,是他們自己研究出來的。

甚至有些更不要臉的,會將漢方說成是自己國家的祖先流傳下來的醫方,搞得全球消費者都以為這些藥,真的是日韓的曆史傳承。

這種公然剽竊的行為,早就讓施天齊,以及一大堆中醫學者憤慨不已了!

小林一郎此時卻一臉倨傲的說:“施神醫,我要糾正一下您的錯誤,我們小林製藥所有的藥品,冇有一個使用了漢方,全都是我們自己基於我們日本國醫的精華改進而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