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永正的出爾反爾,並冇有出乎葉辰的預料。

隻要家裡的孩子超過一個,家長就很難做到對每一個人公平對待,這是人之常情。

就好像蕭老太太一直覺得,蕭初然不願意離開葉辰,是不識抬舉,一向聽她話的蕭薇薇自然就更討她的歡心。

在魏永正眼裡,他根本就冇把魏亮當成自己的兒子,這麼多年也隻是當個下人養在魏家,怎麼可能願意把魏家的整個家業傳給他。

此時,葉辰看著魏永正,冷聲問他:“姓魏的,董事長職位的事情,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想好了再說話。”

魏永正冷笑說:“我不用想,再跟你說一遍,我不可能把董事長的位置給魏亮!我實話告訴你吧,從一開始我就冇想過把董事長的位置給他,哪怕他今天救了魏家也是一樣,他在我眼裡,永遠是個上不了檯麵的私生子,一個長白山農村女人揹著我生下來的廢物!”

說著,魏永正又看著魏亮,破口大罵道:“還有你,你這個吃裡扒外的狗東西,我養你這麼多年,是要你在魏家好好當狗的,你竟然敢覬覦董事長的位子,早知道你有這種狼子野心,我就不該把你接回來,而是應該在那個女人死後,把你丟進長白山的天池裡淹死!”

魏亮露出不甘的眼神,憤怒無比:“魏永正,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我媽!”

“你媽?”魏永正滿是鄙夷的說:“一個長白山腳下的村姑,自不量力,還妄想著要嫁給我,想起她,隻會讓我感到噁心!”

魏亮氣的渾身發抖、青筋暴起,怒喝道:“魏永正,你三番五次辱我母親,我跟你拚了!”

正要衝上去,葉辰忽然攔住他,淡淡道:“不要隨便跟這種老雜碎動手,你作為魏家的家主、魏氏製藥的董事長,傳出去會有人說閒話的。”

葉辰這話一出,在場的人全部愣住。

魏永正先是詫異,隨後大笑道:“你這小子真有意思,你以為魏家的事情,是你說了算?”

葉辰點點頭,淡然道:“今天我說他是魏家家主,他就是魏家家主!”

魏永正鄙夷的說:“小子,念在你治好了蕭益謙,我饒你一次,現在滾蛋,我就不跟你計較,不然的話,我會讓你知道,魏家可不是好惹的!”

魏長明在一旁也不斷的叫囂道:“葉辰,上次的帳還冇跟你算呢!你今天要是不識抬舉,那我就連本帶利跟你算一算!”

葉辰直接上前,一耳光抽的他原地轉圈!

誰也冇想到,葉辰竟然說動手就動手!

魏家的人一個個都要衝上來,葉辰非但一點也不怕,反而倨傲無比的冷聲道:“你們給我聽著,從今天起,我葉辰正式對魏永正、魏長明父子二人下江湖追殺令!你們哪個不怕死的,可以替他們出頭,我不介意在追殺令上,多加幾個名字!”

地下世界的江湖追殺令,就像是香港電影裡說的“暗花”,一旦下了江湖追殺令,並且加了懸賞,整個地下世界都會動員起來,為了高昂的賞金,來追殺被下了江湖追殺令的人。

現在正在洪五爺的養狗場裡養狗的小林一郎,就被他親弟弟在日本下了江湖追殺令,懸賞金額不過五千萬,就已經有無數人蠢蠢欲動,如果懸賞五千萬要魏家父子的人頭,那他倆這輩子也將不得安寧。

魏永正一聽葉辰要對自己和兒子下江湖追殺令,當即冷笑道:“你以為你很了不起?我魏家至少也有十億身價,我可以拿一個億出來,也給你下一道江湖追殺令!”

葉辰不屑的說道:“你這種垃圾,冇資格下江湖追殺令。”

說著,葉辰掏出手機,直接打給洪五!

立馬,電話接通,洪五爺恭敬的問道:“葉大師,您找洪五有什麼吩咐?”

葉辰說道:“洪五,給我下江湖追殺令,我要追殺魏永正、魏長明父子二人!懸賞一個億!今天淩晨12點鐘正式生效!”

洪五立刻說道:“葉大師放心,我這就告知全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