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道坤新開的飯店,在金陵市的開發區。

開發區離市區比較遠,而且地廣人稀,葉辰有些納悶,王道坤為什麼選擇把飯店開在這裡。

不過聽蕭初然說,開發區最近要入駐幾個大型製造企業,包括富士康之類的大公司都會入駐,很快就會熱鬨起來。

所以王道坤現在把飯店開在這裡,其實還是很明智的。

王道坤的飯店,在一條寬闊的新街道邊上,看起來規模不小,有上下兩層。

飯店名字叫做悅來飯莊,看起來還有幾分意境。

葉辰把車開到飯店門口的時候,門口已經停了一排車,有幾個人正站在一輛金色寶馬轎車前抽菸聊天。

這幾個人葉辰認識,都是以前大學班上的同學,不過這幾個人跟自己可冇什麼交情。

為首的那人葉辰還記得,名叫王騰飛,當時是班上比較有名的富二代,一直對蕭初然有想法,隻是蕭初然對他完全不買賬。

此時,王騰飛倚在金色寶馬車邊上,接受同學的恭維,幾個男同學對他新買的寶馬轎車評頭論足,讚歎道:“飛哥你可真是人生贏家,這才畢業多久,就開上寶馬了!好像還是寶馬540吧?5係頂配?”

王騰飛哈哈一笑,說:“哎呀,540,無非就是七八十萬的代步車而已,算不得什麼。”

“我擦!540?這可是5係最貴的進口車啊!”

“哎,我想買個二十萬的寶馬1係,都湊不夠首付,比起飛哥來真是差遠了!”

“飛哥,你這車動力一定很猛吧?”

王騰飛笑眯眯的說:“還好還好,動力算是比較強的,一般在大街上遇不到對手。”

“真牛比!我要是能有一輛寶馬轎車就好了,我女朋友天天嫌我買不起車,煩都煩死了!”

這時候,有人眼尖,看到又來了一輛寶馬,驚訝的說:“哎呀,這輛寶馬也是咱們同學的嗎?”

“哎喲我草!這不是葉辰那個臭吊絲嗎?”

“副駕駛上坐的好像是蕭初然啊!媽的,這個吃軟飯的傢夥,竟然也開上寶馬了,一定是沾了蕭初然的光吧!”

王騰飛也看到了車裡的葉辰,表情有些陰沉的說:“原來是這個廢物啊!媽的,他可真是命好!”

這時候有人問:“哎,他開的這是寶馬幾係?”

剛好葉辰這時候把車開到附近,然後倒車停進車位,王騰飛一看尾標上的520,頓時鄙夷的笑道:“切,520啊,5係最低的乞丐版,隻有打腫臉充胖子的吊絲纔開這個型號!”

旁邊一人立刻點了點頭,說:“飛哥,你這是最頂尖的5係,他這是最廉價的5係,跟你比得差不少吧?”

王騰飛鼻息間冷哼道:“我這一輛能買他倆!”

“還是飛哥牛逼!”

這時候,葉辰停好車,蕭初然和董若琳先走了下來。

幾個男生立刻看直了眼,一窩蜂的打起招呼:“哎呀,我們班兩朵金花一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