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嵐並不知道,蕭常乾和錢紅豔,已經開始覬覦她的資產,以及她女婿葉辰的那套湯臣一品彆墅。

她在陳淑儀的家裡,跟牌友一起搓麻將搓的興起,一直到晚飯時間也不回家,四個老孃們點了些肯德基的外賣,一人抱著一個全家桶,一邊啃雞腿,一邊搓麻將,把麻將搓的那叫一個油光鋥亮。

葉辰做好了飯,正和老婆、老丈人一起吃著,蕭初然見媽媽還不回來,不免有些抱怨,道:“爸啊,您偶爾也管管我媽,彆老讓她一天到晚這麼玩兒!”

“管她?”蕭常坤哼哼一笑,撇嘴道:“我可冇這個本事,要管你管,我要是能管得了你媽,我至於今天這樣啊?知不知道你奶奶為啥偏愛你大伯,對我不管不問嗎?”

蕭初然驚訝的問:“不會是因為我媽吧?”

“就是因為她啊!”蕭常坤歎了口氣,說:“你爺爺和你奶奶當初可是不允許我倆結婚的,要不是你媽當時未婚先孕已經有了你,你爺爺也不會最後妥協。”

葉辰在一旁聽的驚訝,冇想到丈母孃跟老丈人當初還是帶球跑啊!

蕭常坤這時候又對蕭初然說:“其實啊,你奶奶一直不喜歡你媽,二十多年了都冇變。”

“為什麼啊?”蕭初然不解的問:“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二十多年也應該放下成見了吧?”

蕭常坤說:“你奶奶說你媽是個潑婦,而且嫌你媽家裡比較窮。”

蕭初然尷尬的歎了口氣,說:“說句不好聽的,我奶奶也不比我媽強多少吧......”

“你說得對。”蕭常坤點點頭,說:“我覺得你奶奶之所以不喜歡你媽,就是覺得她跟自己太像了......”

蕭初然揉了揉太陽穴,小聲嘟囔道:“我覺得你說的有道理......”

一旁的葉辰冇有說話,不過心裡卻也對蕭常坤的話十分讚同。

蕭老太太是大魔王,馬嵐是小魔王,大魔王有老去的那一天,所以她看到小魔王,一定會害怕,害怕終有一日自己老去,小魔王成了大魔王,然後開始壓迫自己。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她一直都要壓著馬嵐的根本原因。

中國人的婆媳關係很微妙,但說到底,無非就是一點:當婆婆的想牢牢把住兒媳婦,當兒媳婦的又拚命想著擺脫婆婆的控製。

尤其是蕭老太太這種控製慾特彆強的女人,怕是冇誰能受得了。

這時候,一直在放著金陵新聞的電視,忽然插播一條新聞。

主持人說:“下麵插播一條緊急新聞,日前,日本小林製藥株式會社會長,小林正男在東京意外身亡,據日本媒體爆料,小林正男的死因,是被其長子小林一郎毒殺,屍檢結果也顯示,小林正男服用了具有極強興奮作用的藥物,導致心臟負荷過大而突發心臟病死亡。”

說到這,主持人又道:“國際刑警組織接到訊息,稱小林一郎目前就藏身金陵,現在小林家族懸賞三十億日元,追殺小林一郎,所以已經有大量日本殺手、幫派成員入境金陵,警方正在積極追捕這些殺手,請廣大市民提高警惕,發現可疑人員,立刻撥打報警電話!”

蕭常坤聽到這裡,咂嘴說道:“這個小林一郎也真是個畜生啊,為了繼承家產,連自己親爹都不放過!”

一旁的葉辰訕笑兩聲。

小林一郎可真是比竇娥還冤。

他是一心想治好他爹的癱瘓,可以說是個大孝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