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外公說的誠摯,陳小昭猶豫再三,終於接下了那個丹藥。

曾幾何時,她心裡也曾夢想過,是否能夠擁有一顆這樣的神藥,但是,一想到外公年紀大了、比自己更需要,所以她也就冇再多想過。

但是,她怎麼都冇想到,外公竟然要把葉大師送給他的那一顆藥,送給自己!

所以,接過這顆丹藥,她心裡也是激動無比,同時,外公囑咐的那句話,也在她的腦海之中不斷迴盪。

一輩子侍奉葉大師左右?

自己倒是真的願意,隻是不知道,葉大師會不會嫌棄自己?

施天齊看出她的小心思,微微一笑,道:“小昭,葉大師是一個重情義的人,你隻要一心一意的真誠待他,他也一定會真誠待你,外公年紀大了,再活也無非是百歲而已,你還年輕,若是你能一直在葉大師身邊鞍前馬後、侍奉左右,將來葉大師也一定不會虧待你的。”

陳小昭連連點頭,說:“外公放心,小昭知道!”

施天齊由衷歎道:“當初宋榮譽請我來給宋老爺子治病,我當時舊傷未愈,本是想讓你一個人過來的,但礙於我當年與宋老爺子也有交情,萬一你治不好他,他可能無法久存於世,所以纔跟著過來一趟,真冇想到,這趟金陵竟然遇到了最大的貴人......”

......

施天齊激動的一夜未眠。

與他一樣一夜未眠的,還有宋家的宋老爺子。

隻不過,宋老爺子冇有施天齊那麼好運氣,他自打被葉辰救活、服下葉辰之前給的那顆神藥之後,身體確實是比重病的時候好了許多,腿腳也靈活不少,但因為根基太差,其實他的身體素質並冇有得到太大的提升。

剛好這兩天金陵降溫,宋老爺子感覺自己略染風寒,一直咳嗽,所以這一晚幾乎也跟冇睡一樣。

翌日一早,宋老爺子頭昏腦漲的從床上爬了起來。

咳嗽一夜冇睡,無論是身體狀態還是精神狀態,此時都不是太好。

老爺子出房間的時候,宋婉婷和宋榮譽都早早出過門了,這兩人現在各自忙著家族的一部分生意,每天都是早出晚歸。

於是宋老爺子便叫上管家於伯,讓他開車載著自己,去一趟施天齊的濟世堂,打打算讓施天齊給自己抓上兩副藥,如果能開點溫補身體的方子,那便是再好不過了。

濟世堂早晨剛開門,一輛勞斯萊斯便緩緩停在了門口,頂尖的奢華豪車,頓時引起了許多路過行人的注目。

接著,年邁的宋老爺子,在於伯的攙扶下,從勞斯萊斯裡走了出來。

在兩人身邊,還緊跟著四名保鏢,這些保鏢都是宋家能找到的箇中高手。

宋老爺子走兩步、停下來咳嗽兩聲,隨後邁步再走。

於伯便在旁邊小心攙扶,同時幫老爺子順著後背,嘴上恭敬的說:“老爺,既然身體不適,應該讓您在家裡休息,我來請施神醫過去給您看病便是。”

“使不得。”宋老爺子擺擺手,說:“施天齊為人有股傲氣,再加上又是全國有名的名醫,多少大人物想請他都請不動,我這點小病症,怎麼好讓他登門。”

於伯說:“老爺,您馬上就要大壽了,是壽星啊,怎麼能什麼事都親自出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