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方神聖?”

聽到吳東海的話,吳鑫一臉不屑,氣憤的說:“爸,在江南的年輕人裡,有誰敢在我麵前稱自己是神、是聖?無論他是誰,在我麵前,也隻能是廢物一個!就算是天上的龍,在我麵前也得給我老實盤著!”

說著,他一張臉沉了下來,開口道:“這個宋老爺子實在是有點不識抬舉了,讓宋婉婷嫁給我,那是他們一家人的榮幸,這宋家算個什麼東西,竟然敢看不起我!”

吳東海淡淡道:“吳鑫,彆忘了這裡是宋家,在宋家亂說話,萬一傳到宋家人的耳朵裡,這件事你還想有斡旋的餘地?”

吳鑫一聽這話,頓時驚的閉上了嘴。

吳東海歎了口氣,說:“你啊,做事還是太急躁了,以後遇事,一定要更冷靜點才行。”

吳鑫急忙說道:“對不起爸爸,是我太沖動了。”

吳東海說:“宋老爺子一輩子精明,否則也不可能打下如此家業,所以,他應該不會犯老糊塗的錯誤,如果宋婉婷真喜歡上了一個平淡無奇的普通人,他肯定不會同意,更彆說支援了,所以我懷疑,對方應該是有點真本事的。”

吳鑫眼中冷光一閃,說道:“爸爸,我從未聽說過江南的家族裡,有出現什麼了不起的年輕人,況且,在這整個江南,都以我吳家為尊......”

吳東海想了一下,道:“你也說了,吳家在江南是尊,但放眼全國,我們還差得遠,那些真正強大無比的隱世家族,基本都在燕京盤踞,所以,我懷疑,宋老爺子說的那個宋婉婷的心上人,搞不好是燕京大家族的後代。”

吳鑫心下一急,趕忙問道:“爸,那您的意思是?”

吳東海冷聲道:“今天晚上,我準備在金陵的天香府設宴,召集一些金陵其他家族的負責人前來見我,相信他們聽了我吳家的名頭,一定會到場。”

這時候,於伯過來敲了敲門,在門外說:“吳先生、吳少爺,老爺請您二位移步餐廳吃午飯。”

“好。”吳東海應了一聲,說:“煩請告訴宋叔叔,我們稍後便到!”

說著,吳東海又壓低聲音,對吳鑫說道:“我這次設宴有兩個目的,第一,是讓金陵這些家族的人,幫我們探查關於你弟那件事的線索;第二,打聽一下宋婉婷喜歡的那個男人,把他找出來、看看到底是誰!如果是大家族的後代,我們再想辦法曲線救國,如果真是普通人,那就乾脆讓他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吳鑫頓時一喜,連忙答應:“爸爸,我明白了!”

......

此時此刻的葉辰,已經做好了午飯,張羅著老婆蕭初然,還有嶽父嶽母一起吃飯。

吃飯的時候,蕭常坤就顯得格外興奮,臉上始終掛著滿是期待的笑容,似乎有什麼大喜事兒。

丈母孃馬嵐皺著眉頭,打量著蕭常坤,質問道:“你這糟老頭子,笑的這麼猥瑣,乾什麼虧心事兒了?”

“哪有!”蕭常坤急忙說:“我們老同學約好了下午回母校聚會,到時候還會請我們當年的班主任一起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