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達成共識之後,大家便開始重新抓牌。

馬嵐把牌全部抓完之後,一下子把扣著的牌翻了起來,順手把牌麵一理,頓時興奮的快叫出聲來!

她的牌,竟然是天聽!

所謂天聽,就是牌剛抓起來,就已經聽牌了!

這得是多好的運氣,纔能有這樣的好牌啊!

而且,她贏的牌很好要,手裡有一對七八萬,贏六萬和九萬。

一般來說,一萬、九萬在彆人手裡隻要不抱對、不成順,肯定都會打出來的,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隻要有人打一張九萬,自己就胡了!

而且這樣的天聽牌,直接叫聽,可以拿到最高的倍數!

想到這,她激動不已的把所有的牌都扣了起來,興奮的說:“我聽牌了!”

何蓮驚訝的說:“這麼厲害啊馬嵐妹子,一上來就天聽了?”

“對!”馬嵐難忍笑意的說:“也不知道怎麼了,今天手氣特彆好!”

何蓮點點頭,說:“看來今天註定了該你贏錢。”

說完,坐莊的何蓮把牌麵理完之後,直接將四張牌翻蓋起來,說:“暗杠!”

馬嵐驚訝的說:“哎呀,蓮姐起牌就有暗杠,厲害啊!”

何蓮笑道:“你是冇看我其他的牌,爛的要死!”

馬嵐提醒道:“對了蓮姐,聽牌的話,暗杠要亮出來噢!”

“那是當然!”何蓮點點頭,笑著說:“聽牌肯定亮出來給你看,放心吧!”

因為馬嵐已經叫了聽牌,所以她現在不能換胡,抓什麼打什麼,直到自摸或者有人點炮為止。

可是她不知道,此時,何蓮暗杠的牌就是九萬!

而四張六萬,錢紅豔和牛桂敏一人有兩個。

就在馬嵐著急的不停抓啥打啥的時候,何蓮忽然笑著說道:“哎呀,我也聽牌啦!”

說完,便順手把自己暗杠的四張牌翻開。

馬嵐一看這四張牌,頓時感覺一陣眩暈。

真是倒黴!

何蓮竟然暗杠了九萬!怪不得這半天自己抓不到九萬不說,也冇人打九萬!

鬱悶之餘,馬嵐不由暗想,雖然九萬冇了,但六萬到現在一個都還冇出,這意味著自己還有機會!

她很想給錢紅豔發一個暗號,讓她給自己一個六萬。

可是,仔細一想,大家打的麻將是自摸贏三家、放炮贏一家,如果自己讓錢紅豔打一張六萬點炮,那錢紅豔也不可能給自己錢啊,豈不是白摸了這麼一手好牌?

於是她便決定,這一把就靠自己,或者靠彆人點炮,不靠錢紅豔。

如果錢紅豔自己打一個六萬點了炮,那就不好意思了,錢紅豔必須得把錢給自己才行!

再輪到馬嵐抓牌的時候,她剛上手去摸,就覺得像是個萬,她頓時一激動,掀起來一看頓時又失望無比。

竟然是個八萬。

晦氣啊!

如果再小一點,直接讓自己抓個六萬,自己可就自摸了啊!

那樣的話,一家六十四萬,這就是將近兩百萬啊!

不過馬嵐也在心裡安慰自己,八萬都來了,六萬還會遠嗎?

於是,她隨手便把八萬打了出去,開口說:“八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