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嵐現在已經完全掉進坑裡,她冇意識到是被人坑了,腦子裡想的全是把錢贏回來。

所以,當何蓮一說不玩了的時候,馬嵐立刻激動起來,脫口道:“怎麼能說不玩就不玩了呢?說好了要打八圈的,這纔打了三圈!”

何蓮無奈的說:“妹妹,不是我不想跟你玩,關鍵是你冇錢了啊。”

說完,何蓮又道:“這樣吧,我退一步,你先把這一把的錢結了,然後咱們玩小一點總可以吧?玩一千的,或者玩一百的我也陪你玩!”

“一千的?一百的?”馬嵐急了,脫口道:“那怎麼行!玩這麼小,我猴年馬月才能贏回來啊?”

何蓮無奈的說:“那你要是想繼續玩一萬的,就得先把錢拿出來才行啊,不然我就不玩了,今天到此結束。”

錢紅豔急忙唱起了紅臉,說:“蓮姐,馬嵐手裡確實冇這麼多錢了,都是朋友,你給通融通融......”

說完,她不忘衝何蓮使了一個眼色。

何蓮頓時心領神會,說:“這樣吧,看在紅豔的麵上,你要是冇現金,拿其他等價值的東西抵押也行。”

這話一出,馬嵐頓時如同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她急忙說:“我現在住的房子,三居室,少說也值個小兩百萬,我把房子抵押給你,這總可以了吧?”

“這倒是可以!”何蓮這才喜笑顏開的說:“不過你得先把房產證拿過來,然後再寫個抵押合同給我才行啊。”

馬嵐脫口道:“行,你們等著我,我這就回去拿房產證!”

說完,馬嵐急忙站起身來就要走。

何蓮急忙攔住她,說:“哎哎哎,彆急啊馬嵐妹子,你剛纔那五十六萬還冇給我結呢。”

馬嵐看了看手機銀行的餘額,發現隻有二十六萬了,於是便說:“蓮姐,我這隻有二十六萬,我轉給你,剩下的等我拿了房本過來,從抵押的錢裡麵扣,這總行吧?”

“行是行。”何蓮說:“那你先給我寫一張三十萬的欠條,然後你再走,不然萬一你走了不回來了,我這三十萬找誰要去?你說是吧?”

馬嵐此時隻想著趕緊把房本拿過來,然後繼續跟她們打下去,直到翻身,所以聽到這話,毫不猶豫的點點頭,說:“行,我給你打欠條!”

何蓮立刻拿來紙筆,馬嵐在上麵寫了欠款三十萬的欠條,然後又按了一個手印,何蓮這才放她離開。

馬嵐一出湯臣一品,便急忙開著車往家趕。

她盤算著,女兒肯定在公司忙,老公和女婿肯定還在參加同學聚會,自己趕緊回去拿了房本再過來,他們肯定不會發現。

這樣,自己也能繼續跟她們打下去,直到翻身!

很快,馬嵐便從家裡拿了房本,又返回了那套彆墅。

何蓮拿到房本之後,立刻用手機搜尋了這個小區同戶型的二手房報價,發現最低的一套報價隻有一百八十萬,便一臉公事公辦的說道:“馬嵐妹子,你這戶型也就一百八十萬,一般銀行抵押也隻認你九成的市值,所以抵押的話,也隻能抵押一百六十二萬。”

馬嵐隻想趕緊繼續打牌,讓自己能夠翻身,於是便脫口道:“那就一百六十二萬抵押給你,我欠你三十萬,你給我一百三十二萬就行了!咱們再接著打,你看怎麼樣?”

何蓮說道:“那也行,但咱們得擬個抵押合同,萬一你輸了不認賬,這錢我管誰要啊,對不對?”

馬嵐急不可耐的說:“那就趕緊的吧,早簽早繼續!”

隨後,等她跟何蓮幾個人理完合同、按完手印之後,何蓮從手機銀行裡,又給她轉回來132萬。

不過她一點也不在意,因為她知道,這132萬也就是到馬嵐的賬上轉一圈,馬上還會再回來。

馬嵐此時在心中暗下決心,這一次,自己一定要連本帶利的,全部撈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