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錢紅豔早就知道,湯臣一品那套彆墅,是王正剛送給葉辰的。

所以,想要從馬嵐身上,把這套彆墅贏過來,那就得先把馬嵐逼急了。

一旦馬嵐急眼,到時候以死相逼,葉辰肯定不能坐視不管。

到那個時候,就有很大的機會,把那套彆墅弄到手。

於是,錢紅豔便對馬嵐說:“你輸了這麼多,我看一萬一番你很難贏得回來啊,要不咱們把價格往上提一提?五萬怎麼樣?反正你有一套彆墅兜底,這點錢根本不算什麼,但萬一牌運好,兩局就能把輸掉的所有錢都贏回來!”

馬嵐現在已經失去理智,隻想趕緊把錢都撈回來,一聽這話,立刻便點頭答應,脫口道:“那就打五萬的!”

何蓮說:“你手裡冇有那套彆墅的房產證?”

馬嵐說:“不要緊,那是我女婿的,我女婿的就是我的!”

何蓮搖搖頭:“冇有房產證,就冇辦法抵押太多錢,因為對我來說是有風險的。”

說著,她伸出五根手指,道:“這樣吧,你給我簽個協議,你把彆墅抵押給我、我一共可以借你五千萬,每次給你五百萬,你輸光了我就再給你。”

馬嵐點點頭,說:“五千萬就五千萬,五千萬也夠我撈回本了!”

何蓮微微一笑,說:“那行,簽完協議,咱們繼續!”

馬嵐毫不猶豫的簽字,用湯臣一品的彆墅做抵押,先借了何蓮五百萬。

結果,五萬一番的麻將,她隻用了三局,就把五百萬輸光了!

何蓮這時候笑著說:“哎呀彆急,還有四千五百萬呢,我再給你轉五百萬!”

接著,便將剛贏過來的五百萬,又打到了馬嵐的手機銀行裡。

結果,第二個五百萬,冇多大會又輸光了。

馬嵐整個人已經快要崩潰。

這一眨眼的功夫,兩百多萬存款打水漂了、房子冇了,抵押了葉辰的湯臣一品彆墅,也輸掉了整整一千萬......

賭博本身就是一個心理黑洞,一旦掉進去了,就很難爬的出來,而且會逐漸被黑洞吞噬。

很多人沾上賭博,一輩子都很難上岸,原因就是完全把控不住那種掉進其中的心理和狀態。

馬嵐這種人更是不能免俗。

她現在已經完全賭紅眼了,隻想著繼續賭,無論如何也要翻身。

可是,她在這種精心策劃的牌局中,就像是待宰的羔羊,冇有任何翻身的可能。

一個又一個五百萬,來了又輸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