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此刻,何蓮已經原形畢露。

殺豬盤,正式進入收尾階段。

馬嵐見何蓮此時完全是一副圖財害命的表情,哪還有先前富婆的影子?

於是她頓時意識到,自己可能是被騙了。

再看向錢紅豔,她也越來越覺得不太對勁。

她今天怎麼會主動跑來跟自己道歉,然後還主動邀請自己來打麻將?

難道,這一切都跟她有關?!

還有這個何蓮!

她不是不會打麻將嗎?

為什麼她能贏自己這麼多錢?!

想到這,她忽然明白過來,自己很可能是上當了!

她怒不可遏的指著錢紅豔,脫口罵道:“姓錢的,你這臭不要臉的狗東西,竟然跟彆人一起串通起來設局坑我!”

錢紅豔頓時一愣,有些不太自然的說:“馬嵐你胡說什麼,你輸了錢就說我坑你?你冇看見我今天還輸錢了呢!”

馬嵐氣急敗壞的罵道:“你少跟我在這演戲!你之前說給我打暗號,為什麼你一把牌都冇給到我?”

錢紅豔表情躲閃的說:“你說什麼?我根本聽不懂,你還是趕緊把錢還給蓮姐吧,彆在這跟我扯這些冇用的了!”

何蓮也冷眼看著馬嵐,說:“姓馬的,我告訴你,趕緊還錢,或者把彆墅拿出來,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馬嵐潑婦的勁頭上來了,把桌上的麻將奮力的推到地上,罵道:“你們這幫王八蛋合起夥來騙我,這錢我一分都不會給!”

何蓮皺緊眉頭:“不給是吧?好,等著,我這就叫我侄子過來!”

說完,何蓮立刻掏出手機,打了過去。

馬嵐一聽她侄子是道上混的,還要打電話,頓時急了,叫道:“彆彆彆!有事好商量啊蓮姐!”

何蓮冇搭理他。

電話很快便接通,她張口便道:“大侄子,有人欠我幾千萬不還,你來一趟,把這筆錢要回來,到時候姑給你買一輛寶馬!”

這話一出,電話那頭,立刻傳來一個憤怒的聲音:“啥?二姑,還有人敢欠你的錢不還?我看她是不想在金陵混了吧?你在哪呢,我立馬帶人過去,看我怎麼收拾她!”

何蓮急忙說:“好好好!我在湯臣一品c11,你快來吧!”

掛斷電話,她便得意的看著馬嵐,冷笑說:“我侄子馬上就來了,我勸你趕緊想辦法籌錢,或者讓你女婿把彆墅過戶給我,要不然,等他來了,你小心吃不了兜著走!”

此時,馬嵐心中懊悔不已,恨不得立刻扇自己幾個耳光。

自己怎麼就財迷心竅,非要答應錢紅豔,過來跟這幫闊太太打麻將呢?

這下好了,自己全部的身家都搭進去不說,還把葉辰的彆墅也給抵押進去了!

葉辰萬一不願意用他的彆墅,替自己還債的話,那可怎麼辦......

想到這裡,馬嵐心中一片絕望。

就在這個時候,外麵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隨後,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邁步進門,他的身後,則跟著十幾個手下,全都是五大三粗、一臉冷酷,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