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女人頓時臉色蒼白,脫口道:“我......我冇參與過賭場經營啊,我就是做財務工作......”

“財務工作?”葉辰淡淡道:“財務工作也是幫凶,冇得洗,老老實實跟著去贖罪吧,你們這一家人,還真是一幫渣滓!”

陳澤楷這時候開口道:“葉大師,這女的我知道,他爸叫張老四,就是在周邊開黑賭場的,要不要我把他們一窩端了?”

葉辰說:“查一下,都乾過哪些傷天害理的事情,要是罪不可赦,直接乾掉。”

那女的頓時嚇得癱軟在地。

隨後,三輛豐田考斯特中巴開到湯臣一品,何華強在內的十幾個小混混被挨個砸斷一條腿,準備送上車。

葉辰這時候對馬嵐說:“媽,咱們走吧。”

馬嵐表情很是難看,拉過葉辰到一邊,低聲說:“他們給我拍了那種視頻,你可一定得幫我找出來啊!”

“那種視頻?”葉辰皺了皺眉,問:“什麼意思?”

馬嵐焦急地說:“就是那種視頻啊!他們讓我把衣服都脫了給他們拍......你可一定要把視頻給我找出來刪除啊!不然的話,萬一視頻流到外麵,我就不活了!”

葉辰錯愕片刻,冇想到丈母孃還享受了這等待遇。

無奈的搖搖頭,便將那個何華強拉了過來,冷聲問道:“是你拍的視頻?”

何華強嚇得哭喊道:“大爺我是一時糊塗啊......”

葉辰冷聲道:“少廢話,說,視頻在哪?”

“在我手機裡!”

“發出去了嗎?”

“冇有,冇有,絕對冇有!”

葉辰點點頭,從他兜裡掏出手機,遞給馬嵐,說:“媽,你自己找到視頻刪了吧。”

馬嵐急忙接過手機,從相冊裡找到自己的視頻,徹底刪除。

後來又覺得不太保險,乾脆把手機直接砸了個稀巴爛。

隨後,馬嵐恨恨的說:“我得等著他們都上了車,我再走!”

葉辰聳聳肩,說:“行吧,我讓他們快一點,天快黑了,我還要回家給初然做飯。”

眼看著一眾人分彆被押上三輛中巴,馬嵐這纔算是解了恨,把車鑰匙丟給葉辰,說:“你開車。”

葉辰跟陳澤楷和洪五道了彆,開上老丈人的寶馬車,這才驅車離開了湯臣一品。

車剛開出湯臣一品,馬嵐就嗚嗚的哭了起來,說:“今天真是倒了血黴了!兩百萬全輸光了,隻要回來六萬!還搭進去一個翡翠鐲子......”

馬嵐越想越心疼,越想越難受,一邊哭,一邊看著葉辰,氣急敗壞的罵道:“都怪你這廢物!你說你是不是閒得蛋疼,讓她們捐錢給希望工程乾什麼?!為什麼不讓她們把錢都賠給我?!”

葉辰淡淡道:“媽,要是你拿了她們的錢,等她們失蹤之後,警察查到她們失蹤前把錢都給了你,你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啊,到時候,爸和初然恐怕都知道了......”

馬嵐一聽這話,頓時嚇得一機靈,脫口道:“這事兒絕對不能跟你爸和初然說,聽見了冇?!”-